周夢蝶:<淡水河側的落日>

朋友寄給我一些淡水河的照片,美不勝收,其中有幾張是重陽橋的,又觸動了我的「鄉土情懷」。


昨天才在周夢蝶的詩集《約會》裡看到一首 <淡水河側的落日>,文中提到觀音山、淡水河,看到這字眼實在很難不去特別關心。


每天我坐公車跨過淡水河,到福安上班,下午再跨過淡水河,回家。對這麼一個已經成為生活一部份的名字如何無動於衷?
工作時,我知道淡水河就在那裡靜靜的流,觀音山就在那裡沉沉的躺;睡覺時,我知道淡水河就在旁邊,觀音山就在不遠…。
而照片裡,剛好,左邊就是我住的地方,右邊就是我上班的地方。遠方正是觀音山。看啊!淡水河,多少人魂牽夢繫的名字,而它剛好就在詩裡,抄下來與您共賞。

淡水河側的落日  作者:周夢蝶
──紀二月一日淡水之行並柬林翠華與楊景德


觀音山仰臥在對岸淡水河的左側
落日,嬰兒似的
依依在觀音膝下的右側


由柘紅而櫻紅而棗紅醬紅鐵紅灰紅
落日的背影向西
終於,消魂為一抹
九死其未悔的
臙脂


縱欲說亦無人會
這垂滅的燈蕊的心事
一紅更不復紅
臙脂的背影
這紫血。連環繞在四周
恨不能以身殉的微雲都確知且深信:
這紫血
決不可能再咯
第二口的


圓軌永遠繞著圓走
明天。今天的落日
仍將巍巍升起
──在觀音默默念自己的名字
念到第十二句的時刻──
雖然,雖然名字
名字換了
朝陽


我說:一切胚胎於
一切之所以為一切──
豌豆之所以圓
菱角之所以彎…


所有能說的
落日都 面面
拈提過了。
此刻,你說,你唯一的渴切與報答
是合十

瞑目


如是如是。曾經在這兒坐過的
這兒便成為永遠──
淡水河永遠
淡水河側的落日永遠
觀音山永遠
永遠永遠


(下方照片作者不詳,只能在此向您致意,感謝您美麗的照片。)

──原載於《福安國中線上讀書會》2007/04/10